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成规模毁灭事件中的悬案 明朝王恭厂大爆炸


文/许茹
三百多年前的北京城,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一次离奇大爆炸,迄今人们对其成因仍众说纷纭,被列为人类史上成规模毁灭事件的两大悬案之一。

这场大爆炸发生在明朝天启六年(1626)五月三十日上午九时,地点是在北京城西南隅的王恭厂火药库附近区域。史载,当时京城天色皎洁,忽有声如吼,从城东北方渐至城西南角,同时有一特大火球在空中滚动。巨响声中,天空丝状、潮状的无色乱云横飞,有大而黑的蘑菇、灵芝状云像柱子那样直竖于城西南角。刹那间天昏地暗,尘土、火光飞集,天崩地陷,万室平沉。东自阜成门,北到刑部街,长1500~2000米、宽6500米范围内的木材、石块、人体、禽尸像雨点那样从天空中降下。数万间屋、2万多人都被炸成粉状,瓦砾腾空而下,衣物远飞至昌平,死者皆裸体。正在紫禁城内施工的匠师们,也从高大的脚手架上被震了下来,2000人跌成“肉袋”。为皇帝出宫准备的仪仗队中的大象因受惊从象房中奔逃而出,满街乱窜,践踏百姓,死者无数。

另据《天变邸抄》记载,大爆炸发生之时,熹宗正在乾清宫用早膳,突然大殿震动,皇帝扔下饭碗,起身直奔交泰殿。速度之快,惊慌的内侍们一时未来得及跟上,只有一个贴身侍从扶着他。但行到建极殿时,有木槛、鸳瓦自空中坠下,这个太监脑顶被砸裂,一命呜呼。喘息未定的熹宗,一人跑入交泰殿,躲到大殿的一张桌子下。此时,乾清宫大殿严重损坏,一派狼藉,御座御案都翻倒在地。侍奉皇帝进早膳的太监皆被砸死,无人存活。不满周岁的皇太子朱慈炅也在宫中受惊而死。

不仅皇宫受到波及,京城的官员们也不无伤亡。金日升的《颂天胪笔》中记载:当时,掌握大权的魏忠贤正跟其同党在宫中密谋,地面忽然震动,屋脊上的吻兽蓦地飞落,把魏身边的两个宦官当场砸死,魏也吓出一身冷汗。还有工部侍郎薛凤翔等人的轿子在街上被打坏;工部尚书董可威折断了胳膊,更倒楣的是他因灾难而被罢职,由薛凤翔继任;御史何枢廷、潘云翼在家中被震死,全家被埋入土中等等。

此外,剧烈爆炸后,有人向官府报告说,许多红细丝衣等都飘至西山,大半挂在树梢上;昌平教场中,衣物、器皿、首饰、银钱也散落一地。于是,户部张凤逵派长班前去验对,果如其言。在丰润等县治,树上也挂满了衣服,还有的人莫名其妙不知为何突然出现在别人家中,“更有失手足头目于里外得之者”。

后人估算,此次威力约为1至2万吨当量的三硝基甲苯,相当于广岛原爆。据称,这次灾难的导火索是王恭厂贮备量约千吨的火药,但爆炸后出现的异象,如“所伤男妇俱赤体,寸丝不挂”,迄今仍令人费解。

而在灾祸发生后,人们才回想起在其发生前的一年时间里出现了许多前兆。灾变的前两年天旱,前一年又继续干旱天气;灾变前一个月,鬼车鸟停留在京城的观象台处,昼夜哀叫;灾变前十四天,冷害,霜情严重,五月份竟然“白露着树如垂棉,日中不散”;灾变前八天,午后,天空的东北角上有云气似旗,又似关刀,先是白色,后变红紫;灾变前五天,五月初一,山东济南知府去城隍庙行香,刚到庙门,知府和随从忽然都莫名昏迷过去;灾变前四天,有人看到前门角楼上有火光,青色萤火,大如车轮;灾变前三天,东北方出现红赤的云气;灾变前两天,空中出现黑色云气;灾变前四小时,地安门守门的内侍忽然听到音乐之声,一番粗乐过去,又是一番细乐,如此三叠,大家惊怪,发现声音出自后宰门(地安门)火神庙。

种种被人们忽视的前兆,或许在告诉当时的人们,这场原因不明、现象奇特、灾祸巨大,被视为“古今未有之变”的大爆炸,应是上天对国家政治腐败、宦官专权、皇帝善恶不分的严重警告。


当时明朝的皇帝是熹宗。在熹宗继位之初,东林党人大受重用,分据首辅和吏、兵、礼、都察院等部院长官,势盛一时。但其后他重用宦官魏忠贤。魏忠贤,原来是一个无赖,吃喝嫖赌倾家荡产后,进京做了太监。他勾结熹宗的乳母容氏,升任总督东厂太监,并最终成了皇帝的代言人,以“九千岁”自居。而熹宗对魏忠贤百般容让,在诏旨中与他平起平坐。

1625年,魏忠贤借辽东经略熊廷弼和巡抚王化贞失陷广宁事,诬陷熊廷弼曾贿赂东林党人杨涟、左光斗等祈求减罪,大兴冤狱,不仅处决了熊廷弼,还将杨、左等人杖毙狱中。一时间,东林党人被逮杀殆尽。魏忠贤总揽内外大权,残害忠良,使明后期的政治更加黑暗腐败。

不仅如此,彼时农民的赋税也越来越重。从1618年起,明政府为了应付北方崛起的女真族,借口向辽东用兵,开始按亩加派“辽饷”。经过前后三次增额,至1620年,每亩加派银增至九厘,一年得银五百二十万两,相当于全国总赋额的三分之一以上。天启年间(1621年~1627年),又有关税、盐课的加派及杂项的增收,三项共加额银239万余两。一些农民只得卖屋、卖田、卖牛,甚至典妻鬻子,弄得家破人亡。

而就在魏忠贤残害忠良的第二年,大爆炸就在北京城出现,诚所谓有因必有果。大臣们遂纷纷上书,要求熹宗皇帝匡正时弊,熹宗不得不下了一道罪己诏,表示要痛加省醒,告诫大小臣工“务要竭虑洗心办事,痛加反省”,希望借此能使大明江山长治久安,万事消弭,且下旨发府库万两黄金赈灾。


然而,熹宗并没有真正接受上天的警告,摒弃容氏、魏忠贤等奸佞,重修德政,反而继续重用他们。在灾变发生的第二年七月,熹宗在容氏、魏忠贤等人的陪同下,到西苑游船戏耍。不料一阵狂风将小船掀翻,熹宗落入水中,差点被淹死。虽被人救起,但经过这次惊吓,却落下了病根,多方医治无效,身体每况愈下。尚书霍维华进献了一种“仙药”,名叫灵露饮,说服后能立竿见影、健身长寿。熹宗依言饮用,果然清甜可口,便日日服用。饮用一个月后,竟得了臌胀病,逐渐浑身水肿,卧床不起。

八月,熹宗召见大臣,封魏忠贤的侄子魏良栋为东安侯。预感到自己来日不多的熹宗将帝位传给了五弟信王朱由检,即明朝的最后一个皇帝崇祯帝。不久,熹宗驾崩,葬在德陵。

史家认为,明朝灭亡始自熹宗,与熹宗善恶不分、重用奸佞、不修德政密切相关,而来自上天最为严厉的警告也没能将其唤醒。
做一個好人,保一生平安。
TOP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复制到剪贴板
agree
0
disagree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