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一个渣女的自述:讨厌婚姻制度,我出轨的那十年

这位讲述者化名叫瑞子,今年 25 岁,目前在北京工作和生活。为了保护他的隐私,我们对她的声音做了变声处理。


我首先声明,我讨厌婚姻制度。


婚姻本来就是当代社会的一个机制而已。如果我遇到那个人比较合适的话,我是蛮支持开放性关系的。


我很难相信一个人类,在一生之中永远只跟另一个人类交配,这太可怕了。


1 . 初恋


我真正意义上的初恋应该是在初中,他是我们学校篮球校队的队长。一个很阳光的很 Man 的男孩 A 。


当时他对我特别好,会好到有点儿奇怪:一身肌肉的钢铁直男会去给我买卫生巾。


但是我跟他在一起的过程中,我会不自觉的冲他发脾气。尤其当他对我太好的时候,我会很生气,具体原因已经想不起来了。现在想想这应该算是个萌芽吧。我好像在亲密关系足够好的时候,我总想打破它,总想破坏它,我觉得这么好的东西我不配拥有。


后来高中我就要去另一个城市了,我和他分手。另外就是,我弯了。


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劲,嘣!突然就弯了。我好奇心非常非常非常重。我自己去搜了很多,比如拉拉吧、一些故事,一下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于是我很想尝试一下。


第一个女朋友 B 是朋友介绍认识的,那天是晚自习下课后,在学校旁边居民区的一个小花园,中间有个大喷泉。


B 长得挺帅的,短头发,两边鬓角都剃掉,亚麻色,烫小卷卷。也很会穿衣服,穿潮牌,耐克板鞋,很有型。她练体育,整个身材也很健美,个子又高,很白。就是那种所谓 T 的形象,不是奶 T ,是当下走在潮流最前端的那一波 T ,就像林弯弯、皇甫圣华这些网红,蛮帅的。


后来就发短信,慢慢好上了。


这个女朋友 B 占有欲特别强,恨不得每天都要跟她说一百遍我爱你,这样子她才放心。一次两次可以,但是一直这样就很受不了。你们之间的感情是没有界限的。我又出现了和之前和那个男孩子在一起的时候同样的情况,我又想把 B 推远,离她远一点的感觉。


与此同时,我开始出轨了。



2 . 白月光


我们宿舍有两个空床位,突然有一天转来了一个学姐,我的天啊,她简直就是白月光!


学姐转学来的那一天,我下晚自习回宿舍去洗衣服,刚进宿舍,我的舍友就很激动地跟我说,「我告诉你,我告诉你,我们屋转来了一个特别好看的女孩!」我说,「啊!在哪?」


那会我刚刚跟那个 B 在一起没有很久。


舍友说在水房洗衣服。我们的水房大概有 20 个水龙头,一排十个,排满了人。大家在那边挤着,洗头的、洗衣服的、洗擦身子的、洗碗的,乱七八糟的,熙熙攘攘特别吵。


当时是秋天,我记得她穿一件灰色毛线的外搭,里面一个白色的紧身工字背心配一个深蓝色牛仔裤。过去这么多年,记得非常清。因为她很高,所以稍微有一点点露出肚脐,身材很好很白。


我当时冲进水房在那么多人的情况下,一眼就看到了她。她站在窗户旁边,上面布满枝枝桠桠蜘蛛网的老旧灯泡打在她身上,简直就像站在奥斯卡当晚的红毯上,她整个人发着光,真的是这样!


「啊!真的好好看啊!」


我是相信有一见钟情这个东西的,真的太棒了!整个人都不好了,我想方设法的接近她——我们都是学画画的,她画得特别好。我就很鸡贼地总会找一些特别奇怪的理由制造一些独处的机会。比如说下晚自习找她单独指导我;或者天冷了,我会攒一天的饭钱,去给他买一个烤地瓜,再买一个奶茶。


她们班一个男生总是起哄,「唉呀,小不点儿又来给你送东西了。」


后来,她先毕业了。


暑假去画室当了兼职助教老师。我去她们教室宿舍找她,她让我在宿舍等她,给我买了一床的吃的。晚上她回来后,气氛很暧昧。我们除了啪啪啪,其他全都做了。什么接吻啊,乱七八糟这些有的没的。


她躺在那边跟我说,「如果我交的第一个女朋友,一定是你。」



3 . 北京


首先,学姐没有成为我的女朋友;其次,B 一直到分手都没有发现;另外,我觉得她们两个之间并没有互相影响,我和 B 分手也不是因为学姐。


早晚都要分手的。我知道我是要考出来的,要去别的城市读大学。B 则是铁了心要留本地,这一点没办法。


总之我和 B 分手了。


高考完了以后那个暑假非常轻松,我在 YY 语音上认识了这个女孩 C ,是一个唱歌的主播。


后面我来北京读书,她正好也在北京,我们就奔现了,然后我们在一起了。


其实我见面了并不喜欢 C ,因为她真人和照片差距很大,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她也没有上大学,连高中都没有读。每天在家待着,也没有工作,白天睡觉,晚上给别人唱歌,一口一个「老铁刷个礼物呗。」


我至今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要跟 C 在一起,可能是我当时刚来北京,必须要马上把我的空窗期填住,要不然我似乎就一个人了,这个城市的那种巨大的孤独我承受不了。


这跟我原生家庭有关系,我从小单亲家庭,妈妈一直都不在身边,她是一个工作狂,一年能看到她两三回。我跟着姥姥姥爷长大,总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人这个东西——你在原生家庭小时候得不到的,长大都会一样一样把它要回来。所以当时就以一种非常像寄居蟹一样的感觉寄居在 C 的家里。


我书也不读了,每天逃课跟她同居。这段感情非常病态,每天我俩头都不洗,脸也不洗,早上起来就抽烟,然后躺着,饿了就随便找点东西吃。


突然有一天,我受不了了,自己觉得这个太病态了,在一起两年多,一直都这样。大家不知道为什么在一起,已经没有爱了,但还是要在一起。


我说咱们要不然分手吧,感觉在一起挺累的,也不是一路人。


C 的反应很可怕,她是东北人,嗓门超大,她打开窗户说,要不然我从这跳下去,要不然你今天把我杀了,你别想跟我分手!




4 . 炮友


其实我跟 C 在一起之前,在北京认识了一个炮友,一个大叔。有一天我就突然跟这个炮友联系起来了——叫他炮友真的好奇怪。


Anyway ,闹分手期间,我想见这个炮友,我得找个理由从 C 家里出来。于是我就跟 C 大吵了一架。


吵架的理由我都忘了,反正还是围绕着我们不合适,想跟你分手。然后门一摔我就走了。当天晚上她在那边不停的给我留言打电话,我在这边跟这个大叔在床上,手机在旁边叫。


很戏剧,很冷漠。


第二天睡醒了,我问大叔,「你家有没有小礼物什么的,我带一点回去。」


他找给我两根他从国外带回来长长的棒棒糖,我回家送给了 C 。我看到 C 的时候她一直在哭。她说,「你到底去哪了,你知不知道昨天我有多担心啊。」


我当时觉得超级愧疚。


我感觉就好像你明明知道前面是一个悬崖,路上都是刺儿,你还是要去走,走完脚特别疼。


可能我需要做点儿坏事来让我对她有愧,所以我说服自己不要离开她。


不停地约炮,不停地愧疚,不停地约炮,不停地愧疚。




5 . 白月亮 No.2


事情出现了转机。在我跟这个女朋友提出分手一个月以后,在一个活动的现场遇到了我的第二个白月光。


当时是在一个人很多的房间,我还带着这个现任女朋友,一个类似观影会的活动。在一个群里有人问,「今天有群里的小伙伴在现场吗?你们在哪坐着,我们等下可以面个基。」


我说,「我在呢,我来得晚,在最后一排。」


电影放完以后,前排有人站起来,个子高高的,头发像桂纶镁的长度,风格也很像桂纶镁,穿的也很像桂纶镁。她逆着光走过来,当时又是秋天,领子很大的毛衣露着她雪白的锁骨,脖子上松松垮垮地挂着一条围巾。她低着头撩着头发,走过来说,「唉,你就是那个谁谁谁吗?」我一抬头,哇!


好好看!是的,我又被戳到了。


一番功夫之后,二号白月光成了我的女朋友。她是 D 。


不过,在我和 D 感情最好的时候,我劈腿了我的女上司。


平时在生活中我是一个比较会撩妹的人。会夸你今天口红很好看,今天这个包包和鞋很配。但女上司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开始对我反撩。


比如说给我订个咖啡啊;下班不让我走两个人「谈工作」。


有一次我们一起去杭州出差,我们两个分别住在两个大床房,当天晚上忙到特别晚,我在那边刚洗完澡,刚喘一口气,刚点上烟,门口就有人敲门。女上司说是我,她穿着睡裙,真丝的。她说我自己睡很害怕,然后就钻我被窝里了。


那段时间跟 D 的感情受到影响了,特别不好,因为我的精力没有办法集中在 D 身上。


我在 D 过生日的当天,把她扔在家里摔门出去了。她过来抱着我哭,求你别走啊什么的。但我非常生气,真的走了。转身就去找这个女上司,过了一晚上。


其实我一晚上都没有睡着。毕竟 D 过生日,把她一个人可怜兮兮地扔在那边。




爱哲:你说 D 是你梦寐以求的一个人,那为什么在这种幸福的经历里面还会出轨?


瑞子: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似乎我的每一段亲密关系,我都会去想办法打破它。出轨好像已经变成了一个习惯。可能跟我的那个观念是一样——你不可能只跟一个人做爱嘛。


我不觉得这个东西给我们的感情带来了什么影响,我出去不知道约了多少次,但是对方一次都不知道。出轨是你偏离了正常轨道给原来的轨道带来伤害,但我的这个行为没有给她带来任何伤害。


爱哲:所以其实你觉得像之前那个渣男故事,还是受了一些传统道德的约束。


瑞子:是的,我其实是有一种站在外面讲我自己故事的感觉。但是我不希望让大家觉得我是在炫耀,或者我知错不改,渣且不自知。不是这样的,我想很诚恳地跟大家讲我的想法:我不觉得出轨这件事情本身是一个大帽子,是一个文字狱,我不觉得。


我为什么敢这么讲,是因为 D 就在我身上出轨了,我们最后分手的原因也是因为她出轨。


突然有一天,一个周末,我躺在床上睡觉,她睁开眼睛,嘣——看着我说,「你还爱我吗?」我说你干嘛这么问,我还爱你啊。他说,「我不爱你了。」


就是这样一个无事发生的周末早上,他突然睁开眼睛跟我说,「我不爱你了。」


我当时特别受羞辱,一下防御机制起来了,「你干嘛这么讲?你不爱我拉倒,滚蛋!」一早上我们俩没讲话,气氛很尴尬。


那天下午,我们俩互相抱头痛哭,五年过去了——我们俩还养了一只猫——你说分就分是吗?拉着她的手,我们俩当时都在哭,我看着她的眼睛说,「你是不是喜欢别人了呀?」她看着我,扑哧一声笑出来了。我当时在哭,整个人都颤抖着,她笑着说,「对,我就是喜欢别人了,你说对了。」


第二天她出去见那个女的,我在家坐在床上,那个感觉就好像一阵风吹过来我就会死一样,极度抑郁。


但好在我是一个求生欲比较强的人,当时就找心理咨询师留言,用简单心理的那个 APP 。我给咨询师留言,「我特别特别难过,我今天简直要死了,你能不能救我一下?我只能跟你视频。」他说,「好,你稍等我一下,我们大约几点开始做视频咨询。」我的咨询师就在我当下最艰难的时候,陪了我一个小时。


爱哲:我不知道你现在怎么预期你未来的亲密关系。好比下一段关系的时候,你还会在那段关系里出轨吗?还是你会提前先跟她确认,我们还是做一个开放关系?


瑞子:我可能会尝试不出轨。我现在也是在权衡,每一次亲密关系内的出轨行为给我带来的羞耻感、愧疚心是否会多于我当天晚上的性快感——还不如不要去做这件事情。


我在出轨的过程中,不管是 ABCD ,对他们来讲这个事情还是不公平的。如果他们在听,我还是挺想跟她们说一声抱歉的,起码在那个时间里我骗了她们。


我也很想知道我为什么老这样,尤其是到后面越来越严重,好像被五马分尸的感觉,被用力地拉扯着。一个小人跟我说要去寻找刺激,另一个小人说你找了刺激回来就要加倍补偿。真的像是在进行一种自我惩罚,挺痛苦的。


和 D 分手以后,我一直持续在做心理咨询,目前还处于治疗的阶段。


爱哲:你现在空窗期有多久了?


瑞子:大概三四个月了,已经是我有史以来最长的一段。这是我刻意营造的空窗期。我确实是想冷静一下,自己多想想。
转发
TOP
0
2
2#

女同这么多么?随便找找就能找到?
TOP
2
0
3#

结论是女同容易找对象也一定会有很多伴侣?
~~~~
TOP
0
0
4#

莫名其妙的标题,就是一个双性恋乱七八糟的故事,她又没结婚,婚姻制度和她啥关系都没有。

TOP
12
1
5#

是不是个广告贴 哈哈哈
这个像桂纶镁 那个像网红的 yy太严重

☆ 发自 iPhone 华人一网 1.14.01
TOP
1
0
6#

莫名其妙的一篇文章,并且才25,懂什么叫婚姻
TOP
3
0
7#

看到一半看不下去了 作者有点中二病
TOP
1
0
8#

。。。。。。
TOP
0
0
9#

哈哈哈,这文章太新颖了。

TOP
0
0
10#

同性恋说的那么清新脱俗
TOP
0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