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返回列表 «345678910» / 14
发新话题

61#

刚刚去世的单田芳老先生,总结人生就一个字“熬” ,他因文革时候被整怕了,一辈子活的小小心心,评书里说的都是赞扬共产党的话,从不敢说一句实话,毕福剑说了句实话,就被下岗了。单老先生终于是“熬”到头了,修成正果了,愿单老走好!我们永远记住您!天堂里不再有煎熬。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
TOP
agree
1
disagree
0
62#

回复 1楼yywang114的帖子

本来我不信的结果日人民报这一辟谣,我不得不信了喂

国内开始试探搞公私合营了?吴小平“私营经济完成历史重任该退场”论引发热议-62楼
【图】

☆ 发自 iPhone 华人一网 1.14

CoolTeeth 发表于 9/13/2018 8:10:00 AM 国内开始试探搞公私合营了?吴小平“私营经济完成历史重任该退场”论引发热议-62楼
难怪微信里今天看到这篇文章,还在想干吗急吼吼的撇清关系
TOP
agree
1
disagree
0
63#

猪养肥了要杀了。。。。。。。。。。
最后编辑一瞬间的轮回 最后编辑于 2018-09-13 11:05:57
TOP
agree
0
disagree
0
64#

难怪我妈的几个朋友今年初都跑美国来了,原来他们早就有消息了。
TOP
agree
0
disagree
0
65#


陈毅的空降兵--上海冠生园创始人洗冠生之死

--谋财害命的“五反”


当时上海市长陈毅每天晚上在沙发上端一杯清茶听汇报,悠闲地问:“今天又有多少空
降兵?”实际上就是问又有多少商人跳楼。“五反”运动使所有资本家在劫难逃,所谓
“反偷税漏税”是从光绪年间上海开埠算起,资本家倾家荡产也交不起“税”,想死又
不能跳黄浦江,因为会被说成去了香港,家属还要继续被逼迫,只好跳楼而死,让中共
看见尸体好死了心。据说当时上海高楼两侧无人敢走,怕突然被上面跳下来的人压死。


原文摘自 - 杨奎松 - 建国前后中共对资产阶级政策的演变

    “三反”、“五反”运动对资产阶级所造成的近乎毁灭性的打击。运动中,工人店
员扬眉吐气,对资本家呼来吼去,揭发检举此起彼伏;资本家则人人自危,纷纷写“坦
白”,做交待,许多人主动低头认罪,争取过关。即便如此,因为许多“坦白”或“交
待”与有关单位掌握的情况不能相符,或达不到需要的水平,致使不少单位搞“逼”“
供”“信”。特别是那些从事“三反”运动的机关部门和税收部门,为了落实对自己单
位人员贪污受贿的指控和落实对资方偷漏税的指控,往往动辄到工厂、商店抓人、打人。

    上海在政策掌握方面已经属于相当稳重的城市了,但仅3月中下旬一段时间里,就
有公交公司、中蚕公司、邮电管理局、中国交通建设企业公司上海办事处等二三十个单
位把一些商人或资本家捉去拷问。22日,据上海“五反”委员会辅导组报称:“顺华机
器厂负责人瞿明德、乐嗣黻二人被天原电化厂于三月八日传去,迄今厂中无人负责。更
有人民银行派丁永以市增产节约委员会名义,将中国柴油机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陶咸于
上月廿二日传去,迄今已两旬,尚未放回。”“合众冷气工程公司经理马德祥被浙江蚕
业改进所人员传讯数日夜。派克公司资方钮永集被黄浦区税局三次传讯,罚站二十余小
时。”“其中最普遍的是罚跪、‘立壁角’,比较突出的如上海第二印染厂传讯某五金
号推销员包鑫泰,令其下跪,并拖大衣抓头发,迫令承认行贿及书写凭证及随传随到的
保证书。江宁区税局将商人白建华打耳光后当时晕倒,醒来后说他装死,又拿棍子乱打
。商人何润泉被三个工作人员轮流打了一个半钟头。高桥区税局将商人李俊荣关在大房
间里被十几个人拳脚交加的痛打,并用针刺其指头。金昌钢铁行副理周菊牲被黄浦区税
局责令举椅子跪在地上,也有被罚跪在桌子上的板凳上等。”②

    陈毅虽以市长名义发表讲话,宣布纪律,也不能完全阻止下面的干部和工人我行我
素。就在陈毅广播讲话第二天,上海就发生税务局干部会同工人到小西门江阴街成和毛
巾厂催缴所得税,资方一时缴不出,被拖到街上罚跪示众,和军管的慎昌工厂逼令怡昌
五金号老板范益斋承认存有赃款3亿元,六七人围殴,致被打得满口喷血的情况。其他
像元丰毛纺厂工人每天把老板伍铁珊喊来批斗几小时,并向其脸上吐口水;河南路汇森
理发店老板因资金周转不开,被迫停工停伙停薪,被理发业基层工会100多人围殴,并
将双手反绑,跪在长凳边缘上,再在其腿上立上两个人的情形,亦并不少见。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②“五反”委员会辅导组:《“五反”运动情况》(40),1952年3月22日,上海市
档案馆藏档(以下简称“上档”),B182/1/572。

    ③《“五反”运动情况》(40),1952年3月22日,上档,B182/1/572;《“五反
”运动情况》(62),1952年4月15日,上档,8182/1/373/144。。

在这中问,尤以中国航运大王卢作孚之死最为令人感慨。卢一生致力于教育和实业,一
心希望实现教育和实业救国的理想。共产党胜利后,卢对新中国充满幻想,马上想方设
法把其在香港和海外的船、岸资产迁回大陆,并且最早与政府签署了公私合营协议。他
同时亦热情响应政府的各项政策,鼓励家人和子女积极“参加当前国家最伟大的革命事
业”,一直努力试图跟上共产党前进的步伐。然而,当运动来临,虽然公股及其公司的
党委也想善待卢,然而在社会和舆论彻底否定资产阶级的热潮之中,少数职工却并不在
意政府方面的关照,揭发、指责不一而足,甚至无中生有和上纲上线。这种情况使卢作
孚一时无法接受,深感绝望,终于在2月8日吞服安眠药草草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②

卢作孚的例子,是对这时将资产阶级一概指责为“唯利是图”、“本性恶劣”的说法的
一个最好的反证。卢死时,“没有财产,没有储蓄,没有片瓦,没有寸地,个人收入除
了民生公司为数不多的工资外,所有其他事业送给他的舆马费,一个不留地统统赠给了
教育事业和科学事业”③。

其实,类似卢作孚这样的资本家,在中国民族资产阶级中间也并不是个别的。即使是那
些不像卢作孚那样有强烈的强国抱负,更多地只是想做好生意的企业家,也有不少深知
企业的前途基于职业的良心和产品的信用,无意投机取巧,更不敢坑蒙拐骗者。他们通
常在生活上十分节俭,一生勤勤恳恳。但越是这种资本家,也就越是难过运动的斗争关。

以上海著名的食品企业冠生园创始人洗冠生为例。其能在全国发展到两家工厂、6个分
店,靠的就是信誉和质量。但因建国初经济不景气,“五反”前该厂即已开始积欠工资
。从1952年2月下半月起,因“三反”“五反”造成市场萎缩,业务更加清淡,原料和
销路都发生问题,所得收入只够维持日常开销,更加发不出工资来。但是,“三反”“
五反”到来,造成职工与资方尖锐对立,再加上舆论把资本家一概塑造成利欲熏心的腐
化堕落之徒,职工们自然不信洗冠生没钱,硬是将洗关在厂里楼上两天两夜,连斗带逼
。事实上,洗从做陈皮梅的小本生意创业始,一生省吃俭用,有钱就用于发展事业,连
子女都无光可沾,确实无钱可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作为一种普遍的现象,在较早完成“五反”的天津市委的一份报告中即有所反映
。报告称:“五反”是劳资关系的一个大的转折点。许多工厂商店的工人店员让资本家
洗碗扫地,不让资本家管事,不听从资本家的工作分配,不遵守劳动纪律,提出过高的
工资和福利要求,资本家自惭形秽,不敢做事,甚或靠讨好工人来求平安,高级职员则
纷纷辞职。转见《建国以来刘少奇文稿》第4册,第164页。

    ②雨时、如月:《紫雾——卢作孚评传》,作家出版社2003年版,第422—452页;
卢国纪:《我的父亲卢作孚》,四川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433—445页。

    ③卢国纪:《我的父亲卢作孚》,第445页。

    在被逼无奈之时,又被税务局逼上门来,这位67岁的老人走投无路,只好跳楼自杀
了。①

    “五反”运动,因走投无路而自杀的资本家有多少,目前尚未见具体的统计。但仅
据上海从1月25日至4月1日的不完全统计,自杀者就达到了876人,平均每天的自杀人数
在10人以上,其数字已相当惊人。而且,有不少资本家更选择夫妻一同自尽,甚或带着
孩子一同自杀②,更足以见这场运动之激烈和对资本家精神冲击之巨大。虽然当时公安
局一般都报称,这些人自杀多半与欠税或发不出工资有关,但显而易见的是,欠税及发
不出工资,并非“三反”、“五反”运动中才发生的情况。早在运动发生之前,这种现
象就普遍存在了,而那时并没有发生许多人自杀的情况。如此之多的资本家在这时选择
自杀以了却人生,毫无疑问与这场运动使他们对前途彻底绝望有直接的关系。

    当时上海市长陈毅每天晚上在沙发上端一杯清茶听汇报,悠闲地问:“今天又有多
少空降兵?”实际上就是问又有多少商人跳楼。“五反”运动使所有资本家在劫难逃,
所谓“反偷税漏税”是从光绪年间上海开埠算起,资本家倾家荡产也交不起“税”,想
死又不能跳黄浦江,因为会被说成去了香港,家属还要继续被逼迫,只好跳楼而死,让
中共看见尸体好死了心。据说当时上海高楼两侧无人敢走,怕突然被上面跳下来的人压
死。

    资本家的绝望,直接导致大批资本家失去了在行业中继续经营下去的信心。这时还
备受政府方面重视和保护的荣毅仁,都已经承受不住了。他明确表示:自己名下并无财
产,只有上海麦尼路一座住宅,已准备押款10亿,以还付欠中粮公司的款项,其他退款
,只能将申新等厂向政府抵出,或直接实行公私合营。如果这样还不行,“四面逼紧,
没有办法时,只好上吊”③。上海的大资本家刘鸿生也是一样的态度。他直截了当地提
出要政府把厂子收掉,或公私合营,说:“反正是完了,早点送掉岂不更好?”④

    “三反”、“五反”不过几个月时间,各地的资本家就纷纷要求公私合营,或抵厂
还款,这种情况反而让中共中央颇感被动了。设法笼住资产阶级,特别是工商界资本家
的人心,就成了当务之急。

先 发表于 9/13/2018 12:03:41 AM 国内开始试探搞公私合营了?吴小平“私营经济完成历史重任该退场”论引发热议-65楼
TOP
agree
0
disagree
0
66#

这人只是根据自己经历说的,而且还更大可能是说的反话。居然炸了锅似的被各方解读。
TOP
agree
0
disagree
0
67#

现在国内网络控制十分严密,如果不是奉旨发言,出来十分钟就被封贴删光。所以没有什么意外,都是试应手
dingdingdddd 发表于 9/13/2018 10:22:56 AM 国内开始试探搞公私合营了?吴小平“私营经济完成历史重任该退场”论引发热议-67楼

TOP
agree
0
disagree
0
68#



jwen7760 发表于 9/13/2018 11:47:47 AM 国内开始试探搞公私合营了?吴小平“私营经济完成历史重任该退场”论引发热议-68楼
a group of stupid guys. Why did not escape from China when they had chance. Even now they still have chance. Anyone who wants to go back to China is stupid. History will repeat and repeat
TOP
agree
0
disagree
0
69#

难怪我妈的几个朋友今年初都跑美国来了,原来他们早就有消息了。
水之灵 发表于 9/13/2018 11:27:30 AM 国内开始试探搞公私合营了?吴小平“私营经济完成历史重任该退场”论引发热议-69楼

都是上层有人吧
签名没有
TOP
agree
0
disagree
1
70#

回复 2楼Osaka11的帖子

都已经开始了,怎么说还“要不要“来呢””
TOP
agree
0
disagree
0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