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MIT最年轻中国教授张锋和UC伯克利的官司打赢了,大家怎么看?



经过一年多专利大战,张锋最终获得CRISPR-Cas9专利


经过激烈的专利大战后,革备受科学界瞩目的基因编辑技术CRISPR-Cas9专利最后归属终于盖棺定论。本周三,美国专利局了最终结果,经过激烈的专利大战,隶属于哈佛和麻省理工学院的Broad研究所最终获胜。这个结局对与竞争中的另一方——加利佛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以下简称UC)来说,这一定是个晴天霹雳。

裁决委员会中,有三位法官具有一票否决权,他们的裁定将被视为“不争事实”。换句话说,这三位法官是CRISPR专利技术决定最终归属的关键。裁决书整整有51也,详细阐明了Broad获胜的原因。“Broad的发现,对这整个行业来具有重大意义。”参与此次专利案的纽约法学院专家Jacob Sherkow表示。

尽管UC生物学家Jennifer Doudna及其团队,利用CRISPR技术将DNA编辑变得简单可行。但从这次裁决结果来看,这项技术在专利局眼中并非那么意义非凡。不过在科学界眼中,UC的技术则有不同的价值: Doudna和另一位项目领导人Emmanuelle Charpentier的技术获得了多次奖项。其中包括2015年生命科学突破奖(获得了300万美元奖金);2015年格鲁伯遗传学奖(奖金50万美元),以及2017年Japan Prize(奖金45万美元)。

而专利局则表示,Broad的发明是利用CRISPR技术对人类和老鼠的细胞进行编辑,在更高的细胞中取得了成功。而此前并未有人实现,Broad的研究成果更具有里程碑意义,因此专利局认为专利应该归属于张锋。

此前,许多分子生物学家,尤其是基因编辑科学家所作出的发现都被赋予了开创性意义。但专利局的决定无疑是对CRISPR里程碑事件有了官方的定义:张锋所发明的CRISPR技术,彻底革新了人类对生命蓝图认知,颠覆了人类对生命的改造能力。未来,这项技术不但可以颠覆癌症治疗,而且还可能利用动物培育人类所需器官,对医疗领域来说有巨大潜力。

裁决一出,有人欢喜有人忧

这项裁决也在CRISPR技术产业中引起了极大反响。那些押错码的公司最近感到焦头烂额,他们不得不面临知识产权的争夺。伯克利Caribou Biosciences就是其中一家,该公司的技术为Doudna团队的技术独家授权。另一家来自瑞士的CRISPR治疗公司的技术授权来自维也纳大学,也是Charpentier所工作过的大学,某种程度上说是UC的党九吧。

一边愁云满面,另一边则是喜笑颜开。而对于十几家获得Broad 的非独家授权的公司来说,他们应该想开香槟庆祝一下了吧,比如GE医疗和德国制药企业Evotec,以及这次的最大赢家Editas医学。这家公司由张锋联合创立(Doudna大学时期也有参与),Editas拥有该项专利的独家许可,这可能使得它成为这次裁决的最大受益者:Editas不仅可将张锋的CRISPR-Cas9技术应用到疾病治疗中。其他公司要想获得这项技术在疾病的应用许可,必须要通过Editas。

据悉,Editas收盘股票已上涨29%,估计今天一群人已经笑开了花。

Broad态度低调,UC强颜欢笑


对于专利局这一项决定,UC第一时间发出新闻稿回应,总体看来有点强颜欢笑:基于这一判决,Doudna/Charpentier的专利申请将被退回。文中表示“在可见的未来,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可以应用在所有细胞中。我们将继续寻找强有力的证据,证明Doudna/Charpentier团队第一个实现将这项技术应用到所有类型细胞中,”文中还表示:“Broad研究所的专利是将技术应用于特定的细胞,这与Doudna/Charpentier的技术截然不同。”

UC方面透露,他们正在考虑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并不排除上诉的可能。同时UC还不忘打出一张友谊牌:“任何用于人类疾病治疗研究的CRISPR疗法都应该被批准,而不应该仅仅局限在Broad专利和UC此前授权的企业。”Doudna声称,CRISPR是可以应用在所有细胞中的技术,包括人类。

Broad也对专利裁决做出了回应:“这也证实了Broad与UC本就是不同的主题,两者互不干扰。”

长达一年的专利大战


事情的开端还要从UC的专利诉讼说起。2012年,专利局驳回了UC的CRISPR-Cas9专利申请。专利局还在2014年将专利给了Broad。这让UC怎么忍?UC直接跑到专利局告状:弄啥呢!CRISPR-Cas9是我的!

专利局受理了UC的诉讼,然后双方就从2016年1月,打到了昨天......

案件的焦点聚焦在了UC的诉讼内容,即Doudna 和Charpentier的发明是否与张锋的发明基本相同。尽管Broad的专利提案要比UC晚几个月,但是Broad很聪明付了一笔加速审查费用,一笔小钱让专利审查提前了不少。由此Broad获得了其中13项相关专利(剩余30项与UC没有争议),以此专利局授予了BroadCRISPR专利。跟UC一起被拍在沙滩上的还有哈佛大学遗传学家George Church的发明,专利局吐槽其创新覆盖面太过狭小(这里笔者还是想声援一下 Church老爷爷的)。而张锋的专利则具有普适性,应用范围覆盖所有的哺乳动物细胞。

UC翻出了自己2012年的一篇报道,文章大概讲的是Doudna和 Charpentier团队如何在试管中利用CRISPR技术修剪DNA分子。基于这项“物证”,UC开始向傲娇的喊话:我们早一步实现了真核细胞内部(真核细胞的DNA在细胞核中)的DNA编辑好不好!张锋还有Church都是Doudna科研工作的延续。尽管咱没有在活细胞中完成编辑,但是我们把路都铺好了,随便哪个阿三也可以完成后边的工作啊。

换句话说,UC认为Doudna制定了食谱,而张锋只是加工和扩展,这很明显不符合专利申请资格。

但很不幸,面对UC慷慨激昂的演讲,专利局并没有太Care 。13个月过去了,评审们还是没有同意UC的观点。他们认为利用CRISPR-Cas9在真核细胞中同时进行多个位点编辑代表了一项发明,并不是随便哪个阿三就能做到的。因此他们通过了张锋的专利申请——Broad的专利申请对UC不造成侵权。


UC要上诉?不太可能


尽管在对于专利局最终裁决的声明中,UC尽量保持着优雅与矜持。但其实UC可能心都碎了,接下来所要面临的不仅声誉上的影响,还有商业上的。如果CRISPR在治疗遗传疾病甚至癌症上能够发挥价值,为科学家和生物技术公司带来希望,那么这项技术可能每年市值超过数十亿;在农业应用上,可利用该技术对农作物做出改造,提高产值和食品健康,将来也会是个数十亿的市场。都是钱呐.......

虽然UC表示目前正在权衡上诉,但知识产权家表示,鉴于这其中的利害关系,UC上诉的可能性很小。

如果要对专利局的决定提出上述,那么UC需要走联邦巡回法庭。但很不幸,从这几年来看,联邦巡回法庭对超过一半以上上诉维持了专利局的原判。从2012年至今,联邦巡回法庭一共受理了155起上诉,其中有120项维持原判,14项对判决作出了部分调整,仅21项作出了翻案。

不仅如此,如果UC决定上诉,估计财政上也未必吃得消。此前的官司中,Broad的法务支出主要由Editas支付,这笔费用在2016年夏天就已经花了1500万美元。而UC的金主Caribou,则已经花费了500万美元。天知道两家公司到底砸了多少钱进去。

专利之争,口水战还是宫心计

长达一年的持久战中,除了正面的法务途径,随着争端的持续恶化,两家公司还上演了一出宫心计。

一位张锋实验室的前员工找到Doudna,哥们表示自己掌握了可以给张锋实验室沉重打击的机密文件:“张锋能够成功的使用CRISPR编辑老鼠和人类的基因是因为他参考了Doudna2012年的论文”。3月,UC指责Broad涉嫌专利欺诈,并强烈谴责Broad“隐瞒获歪曲材料信息,有意欺骗专利局”,认为张锋在这件事情上的过失已经足以让他的实验成果不成立。Broad则对一切予以反驳。最后由于UC没有更多的证据,专利局予以驳回。

去年12月开始,Broad逐渐在这次专利大战中占据上风,这场CRISPR引发的战争也接近尾声。尽管两家公司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口水战,但相比Broad,三位审判员对UC的论点更多是持一种怀疑态度。同时,Sherkow还表示这场焦灼的诉讼:“其实UC是在自己。”

这场专利大战导致各大机构之间的敌对关系。一年前Broad总裁Eric Lander 写了一篇CRISPR的历史的文章,导致Doudna直接反驳,文章与事实不符。而美国科学促进会首席执行官Rush Holt则立马站出来声援Eric:“你开什么玩笑。”

这不禁让人想到了上个世纪关于集成电路的专利之争。集成电路可以说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发明。Robert Noyce和Jack Kilby都发明了制造集成电路的不同方法。尽管Noyce的技术使用的更广泛,但最终还是将专利给了Kilby。

但无论如何,CRISPR技术对于整个生命科学界来说都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突破,这项技术将疾病攻克带来什么样的希望,将给产业界带来什么样的动力,相信不少人也跟我一样拭目以待。

转发
TOP
0
0
2#

好像法庭上还展示了一个中国留学生的套磁信作为证据。。。。。。感觉很戏剧化
TOP
1
0
3#

拭目以待
TOP
0
0
4#

不了解真相,但是支持同胞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
TOP
4
0
5#

还想问那个最后投诚对方的中国博士后是怎么回事? 谁来科普一下。 是人品有问题吗?
TOP
1
0
6#

回复 5楼墨染云烟的帖子

貌似人品很差呀
TOP
1
0
7#

还想问那个最后投诚对方的中国博士后是怎么回事? 谁来科普一下。 是人品有问题吗?
墨染云烟 发表于 2/16/2017 5:00:39 PM
这样的墙头草里外不是人吧
TOP
1
0
8#

还想问那个最后投诚对方的中国博士后是怎么回事? 谁来科普一下。 是人品有问题吗?
墨染云烟 发表于 2/16/2017 5:00:39 PM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3MzM3MzQ2OQ==&mid=2247484133&idx=1&sn=22ce0deee63d2e374231c598897028b8&scene=0#wechat_redirect

mitbbs上的一些评论:
"谴责林的依据是他违背保密协议的行为。这在目前是人尽可见的事实。替林辩解时引出的张锋对林的方式,张锋持有专利是否妥帖,这些要么完全没有一目了然的实证,要么不存在普遍共识,完全是观者的个人认识被强加于林的举动。所以不是谴责林太早了,正相反,是替他辩解太早了。"
"从现实层面上来说,林基本事业完蛋了。他主动成为了神仙打架的炮灰,不会有人愿意/敢于雇佣这样的人的。说夸张点,基本每个组都多少有点小小的秘密,算是行规。比如A和B都在做一个东西,A的稿子投了,B的朋友C审稿,然后告诉B要抓紧。这种故事我听过很多。只要C没有透露A稿件的细节,我认为都可以接受。甚至很多时候B就是审稿人,并且刻意刁难。这个我觉得不能接受,B应该回避。但是这是天天发生的事情。所以没人愿意招个监视器过来。"
“为啥lin自称是饶毅的学生,而不说自己名义上是张晨的学生,也不说实际上是Perrimon的学生,我个人认为原因在于饶当初在Lin三轮轮转完没有实验室要他的情况下推荐他去了美国,所以他对饶毅还是比较认可也有感恩之心的。据报道这件事被捅出来以后他主动联系了饶毅。但是Lin 在PhD期间发表的文章包括第一作者文章在内都是在Perrimon实验室完成的,为啥不提Perrimon呢?注意到这封邮件发送于2015年2月28日,据Broad研究所透露Lin的学生签证第二天就(3月1号)到期,Lin没拿到Broad的offer,可能Perrimon也不待见他,没有帮他一个忙,所以他才会出此下策。”
"综合信息,觉得林有身份问题在先,不是张造成的,是自己造成的。如果他自己联系出国,不是靠公费,就没有身份问题。他又想占公费留学的便宜,又想到点就毁约,人品就不好。张只是不帮忙,也没有害他吧?自己得不到好处,就要毁掉对方,这绝对是小人作为。"
"为什么林会干出这种事?我觉得林可能是一个眼高手低的人,有很多非常好的ideas,但是做实验不行。他到饶毅实验室想留下来,给饶毅讲一个非常新的方向,饶毅很佩服,但是不愿花钱,
再加上也看出来林根本不会做实验,赶紧找个借口,把他赶出来。林找到张教授,应该也讲了前沿新方向。张不缺钱,让他试试crispr。林可能也是什么也做不出来,几个月,张也把他赶走了。想不到后来张教授靠crispr这个东西,功成名就,成了华人生物界神一样的人物。林愤愤不平,认为crispr是他先做的,张抢了他的东西。多年之后的2015春天,看到张教授吃香喝辣,自己贫困潦倒。在极度悲愤之中,为了一个微薄的千老职位,向张教授的竞争对手写了一个email。Email里说为了科学的历史的真实,愿意提供真相证据。这个真相,在林眼里,是自己对crispr领域的不可磨灭的杰出贡献。这种写email的做法,也旁证了林的眼高手低。稍微有点执行力的人,也会知道这种事应该跑去面谈,至少要先打个电话。"
"说林欺师灭祖不合适。首先,他不是张锋的正式学生;严格说来张锋不是他的师。第二,crispr的实际发展情形现在不清晰,判断林在其中的作用为时尚早。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林无论以什么身份,究竟有没有向外泄露过有利于UCB而不利于张的详细有效证据。给D的邮件,只表明他一度有这个动向,但是要以offer交易才会施行。之后看来,D并没提出Offer,也没有拿到林更多实验记录,所以才会把林的邮件单独提交专利局。即使林与D真的有过交易,确实出卖了张,由于并非正式师徒,也不能称欺师灭祖。何况,林如今的声名狼藉,完全出于D公布了一桩胎死腹中的交易提议。而这提议,也许只是林在急于解决续签问题时,机会主义心理作祟下的产物。严重的实质性出卖张的行为,林其实并不曾有。"
"Postdoc弱势,各种苦,没错,需要有人站出来发声。有人说,只要L捅出来的是实情,就值得肯定。不知道你们怎么想,我反正是下巴掉了。这么作死无下限的方式你当做是对强势一方的反抗?!不了解背后真实情况,但是如何可以推出ZF估计把学生逼绝了的推测的?要知道L只是在ZF那rotation了大概一年,后来几年是在哈佛另一个大组。对ZF来说,他闲的慌,要逼一个不是自己组的学生。况且science,专利都挂了L的名字,够意思了吧,L可是没做出来什么。恶心披着还原历史真相的皮,行夹带私货的利。真正有历史正义感的人会写出那样一封邮件?不要扯什么postdoc弱势,被逼急了无奈为之。如果真的是为了纯粹的对历史负责,我敬他是条汉子,相信还有更多人也是,我也绝对相信学术的路他也还可以走下去。可惜不是。为弱势的postdoc们发声不是这样一种下作的方式好吧,出了这种烂事,只有雪上加霜。懂不?啥子叫雪上加霜。最后,恶心伪崇高。"
"有一种人,你对他再好也没用,有一次做的不够,他对你就反目成仇。在这种人眼里,对他好是应该的,是他牛。他为你做的一点点,那就得吹到天上去,一直得记着。非常自私,心眼小,记仇,Ego非常强大。读书人里面这种人非常多,大概是因为读书人很多很固执,视野狭窄。"
TOP
2
0
9#

那个出卖张峰的林 现在还能找到工作么。。。。
TOP
1
0
10#

额。。。。。好戏剧化
TOP
0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