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返回列表 «130131132133134135136137 / 137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361#
TOP
0
0
1362#


https://weibo.com/tv/v/GgOiDFUh8?fid=1034:f8f7f0a22e7c73d557392bb160a5dde0演员靳东:对戏剧,我始终心存敬畏https://mp.weixin.qq.com/s/96c340M9nk4SP3T8tOcAxQ

Original [url=]CCTV文化十分[/url] 2018-05-15http://www.moveforwardpt.com/

作者 文化十分


每天十分钟,带你涨知识




他是《闯关东》里的悲情一郎,《琅琊榜》中智慧风趣的蔺阁主,《伪装者》中面冷心热的三面间谍明楼,《欢乐颂》里帅气多金的老谭……


这些年,靳东内敛沉稳的演技征服了无数观众。比起拼颜值的“小鲜肉”,他的“熟男”范儿更令粉丝迷醉。他是影视演员,也是戏剧演员,舞台是他更为珍视的一方天地。


▲《文化十分》记者独家探班片段



采访丨张崝  桂姝蕾

撰文丨桂姝蕾



01

“大哥”靳东

“我一直认为,我作为演员不应该把工作以外的完全展露给大家,而是应该把私生活藏在公众视野背后,这样观众才会相信你在荧屏上塑造的角色。”

——靳东



5月初的深圳已经有些闷热,南方的初夏总是潮湿而多雨。我们驱车前往由张建栋编剧并执导,靳东、蒋欣、李宗翰等主演的都市情感剧《如果岁月可回头》的剧组探班。


▲iD TOWN国际艺术区


剧组设在绿意盈眼、群山环绕中的一处腹地,是远离闹市的一片“世外桃源”。这里原本是一家印染厂,旧工业厂房被改建成一个国际艺术园区,充斥着浓浓的工业气息。


第一次见靳东,我甚至没有留意到他。天色灰暗的阴雨天,他撑着一把长柄的雨伞,身着一件黑色短袖,步履匆匆地跑进影棚开始忙碌的拍摄工作,从背影中我才认出他。



与我之前的认知略有不同的是,靳东私下里并不像荧幕中塑造的形象那样沉稳内敛、喜怒不形于色。虽然工作中的他依旧认真而专业,但在换场及化妆的间隙,他风趣而活跃的性格才显现出来。



他会把现场的拍摄气氛调动起来,和演职人员聊天逗乐。平日说话也带着一口浓浓的“话剧腔”,吐字清晰准确、圆润流畅,语气浑厚而饱满。


比起网上的“老干部”标签,他更像是一位“大哥”。作为这部电视剧的出品人之一,吃饭的时候会跟演员聊戏、唠家常,聊到兴起时还会高歌几句。在剧组给蒋欣过生日的时候甚至客串了一下主持人,耍宝逗乐样样在行。



靳东在私下还是很调皮的,难怪粉丝亲切地称他为“靳四岁”。戏里戏外的“反差萌”,让他收获了年龄跨度很大的粉丝群体。在片场,靳东很有礼貌地和上至60后、下至90后的影迷打招呼,并耐心地和他们合影。



大多数影迷只能历数他扮演的一个个角色,而对银幕下的靳东知之甚少。


很多观众曾质疑他荧屏形象雷同,将戏路锁定在了“人设”讨喜的精英专家和人生导师上。


但他却认为,自己无论在舞台还是在荧屏上,都只做着同一件事:把个人生活和角色拉开距离,将全部的精力用于人物创作。


演员永远是一个被动的职业。其实先入为主很可怕,大家会认为你演这一类人物很适合,所以投向你的剧本,大都是这种题材的。


对我而言,以前没有选择范围,现在有了选择空间。那我就会选择符合自己价值观的戏来拍,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


贺涵、程皓、庄恕这些角色,虽然看外表觉得很相近,但每个人物都有不同特质和性格,这也是我孜孜不倦去探寻的东西。


他一直在力求塑造不同性格的人物,也在出演每个角色之前把人物的背景、性格勾勒完整;但一段时间内电视剧播出让某些近似角色集中出现,可能是造成这种“人设”的原因。



靳东透露,在新剧《如果岁月可回头》中,他就一改精英人士的形象,将扮演一位洒脱孤傲,为人仗义豪情,却十分痴情的白志勇。角色中的他很贫穷,也更接地气。


“我只活在我的人物创作里。”已过不惑之年的靳东,对自己的事业,仍然抱有十分理想的追求。

02

23岁成为中戏最老新生

“我不是大器晚成,不管哪个导演都会对我说,靳东,你来了我心里就踏实了。”

——靳东


出生于山东的靳东在爷爷奶奶的身边长大,一直到了上小学,才回到父母身边。


他不仅有着山东人仗义、率真的性格,由于从小深受长辈待人接物礼数的耳濡目染,他也延续了山东人重情重义的性格特质。


恰恰是那时候老人、家人,给童年时期的我带来影响。骨子里或者说血液里,这些山东人的特质,是不可能改变的。


人对自己故乡的思念,是没有任何语言能够代替的,我总是在这个时候发现自己词穷。


小时候他“比较叛逆,没有方向”,因为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干脆什么都去尝试:


在歌厅唱过歌,在酒吧当过服务生,后来念了个中专——在当时已经算是不错的学历。毕业后的第一个月工资就有一百零几,而一般人当时才挣几十块钱。“要是没被人发现,我可能就安于那样的生活了吧。”


走上演戏这条路,一切都是从一个偶然开始。有一次他遇到一个好久不见的发小,对方在北京影视圈做美工,说靳东你都长成这样了,会演戏吗?“演什么戏?”“拍电视,你跟我去试试。”


“那个时候我也不是很大,不知道拍电视剧是什么东西,就觉得挺好奇的,所以就答应了。”


▲《东方商人》中靳东饰演少年高显阳


就这样,1993年,17岁的靳东出演了自己的第一部电视剧《东方商人》,饰演少年高显阳,20集的戏他出现了5集。


初涉屏幕的他觉得拍戏是件很有意思的事。在“好玩儿”的促使下,他又拍了七八部戏,都是演男一号的青年时代。


▲《母亲》中靳东饰演角色


1998年,靳东第一次出演男一号,在电视剧《母亲》中扮演岳红的儿子。这部剧取得了不错的收视率,又得到业内前辈的肯定和鼓励,年轻的他不免有些骄傲。


“有一天我碰见岳红,她轻轻地对我说了一句,你应该去上学、读书,这对你的将来有好处。”他敏锐地意识到,岳红是在委婉地提醒他,不要妄自尊大。


▲中戏99班


那年,已经23岁的靳东,本来差点因为超龄被拒绝报名。因为外形突出和专业成绩优异,才最终被破格录取,成为中戏史上年龄最大的新生。


大学四年他一直承担着班长、学生会主席等诸多角色,负责为班级的每次排戏分配角色。


我们班27个人,13个男生,14个女生。我管考勤,有的同学起不来床,所以经常会骗大家来上课。


为了赶功课,每天绝对睡不过6个小时,8点上课,一直上到12点。下午一点半上课到五点半,所有的排练时间全部在课外,每天还要练晨功,三点一线,特别辛苦。


23岁到26岁,他把自己藏在校园里拼命吸取知识。“别人交一篇作业,我主动交两篇”。与隔壁班的女友交往了两年,没有陪人家逛过一次街,“心思全在排戏上”,后来就分手了。


▲中戏99班


毕业之后,跟他同为中戏99班毕业生的于震、陈思成、陈数等,都已在影视圈小有名气,但有演技有作品的他,却始终不温不火。


一开始我选择了逃避,可能大家都会觉得我有点傻吧。我宁愿去演一部话剧,宁愿去接花60多天只能赚3万块的电影,我也要坚持我内心的东西。


虽然很难,但我觉得我一定要这么去做。当然,在今天看来,当年被所有人批评为很傻的事情,恰恰是我唯一选择对的事情。


2015年,对于靳东来说,绝对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这一年,一部刷爆荧屏的《伪装者》,让在演艺圈默默打拼多年的他正式走入大众视野,迅速晋升为国民男神,并斩获2015国剧盛典最具实力演员奖。


入行二十多年,靳东觉得,自己真正做到了“不改初心”。正是这份耐得住寂寞、专注表演的心境,成就了今天的靳东。


这个年届40才火的慢热演员,依旧不急不缓地向我们呈现着演员也可以安静闲淡的慢节奏。“过去十多年来,我都是一部戏一部戏地面对工作,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拍,今后也会这样做。”


03

对戏剧,我始终心存敬畏

“戏剧是伴随我一生的事业,我最大的兴趣和乐趣就在舞台上,没有什么比我站在舞台台口更神圣的事情。对戏剧,我始终心存敬畏。”

——靳东


▲话剧《日出》


靳东为观众所知,更多是因为电视剧。然而他的本行却是戏剧,2003年他毕业于我国戏剧艺术最高学府——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音乐剧专业。


▲话剧:惊天雷


和很多从中戏毕业的明星不同,尽管演过很多影视作品,靳东却一直没有远离舞台。2008年和陈数、郭达合作主演话剧《日出》,2010年主演《惊天雷》,后者更让他获得了中国话剧最高奖——金狮奖。


就我个人而言,我还是更喜欢话剧,更喜欢舞台上的东西。我觉得,舞台更像是人生,大幕拉开之后,永远没有回头机会,不可能再有重来的机会,而影视剧是可以重来的。


戏剧带给了我很多,甚至改变了我的价值观、世界观。它让我对这个世界、对人性有了更多的认知。尤其把它当成一个工作、当成一个事业来钻研的时候。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有意义的事情。


靳东说,凭借电视剧成名后,更加意识到自己推广戏剧的使命。“戏剧是我和朋友们多年来的梦想,戏剧可以是丰富多元的,有非常多的可能性和表达方式。基于这个梦想,我和几个好友一起成立了北京当代话剧团。”

▲话剧《海上夫人》


在市场经济大潮下,戏剧人才的流失很严重,但正如靳东所说,“真正热爱戏剧的,都是不浮躁的人”。早在10年前,他就开始酝酿给这群“不浮躁的人”搭建一个平台。


去年初,他的愿望终于实现:靳东作为出品人,由舞蹈家王媛媛女士首次跨界执导,著名表演艺术家陈数女士担纲女主角,演出易卜生后期的象征主义作品《海上夫人》。向这位影响了中国话剧诞生的“现代戏剧之父”致敬。

▲话剧《海上夫人》


靳东觉得戏剧是他最大的兴趣所在,”以前演话剧是比较清贫的,当然现在也很清贫。所以,除非真的特别热爱这项事业、热爱这个工作才能做下去。” “话剧仍然是一个相对小众的艺术,经常不能回本。”靳东说。


我在比较清贫,或者说比较艰辛的那段时间,让我考虑明白了到底未来要怎么走,戏剧未来怎么传承下去。


到今天为止,我仍然感激那时候舞台表演的磨炼。一个话剧起码都是五六十场,一年、两年这么演。所以,当一个戏,能够演上两年的时候,这个期间本身就已经收获了很多的。


这个期间可能会生病、会心情不好、每天说着同样的台词,会演到有些麻木。我会去调整控制自己的生活中的一些情绪,甚至身体的不适。所以,我才说真正热爱,才能做好、才能做下去。


如今他在影视圈收获了大量的粉丝,他希望可以把这些观众也带进剧场,去反哺话剧舞台艺术的发展。

▲话剧《日出》


在靳东看来,一位戏剧家应该是个“杂家”,起码是半个文学家、半个历史学家、半个哲学家、半个社会学家,甚至是半个政治学家。


在戏剧学院的那几年,他读了莎士比亚、契诃夫、萨特、古希腊悲喜剧等大量的书。当时的书都是薄薄的册子,装帧简单,一部剧一本。


那时候他常常想:这些大师们当年是在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下写出了这样的戏剧?是什么触发他们写出这样的人物关系、这么大的戏剧冲突?为什么能写下了这么多大喜大悲到极致的东西?


如今他依然延续着大学期间对于戏剧的热爱和好奇心。他有一个计划,在未来10年到15年,能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到北京当代话剧团,能够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创作出更多的原创好戏。


剧场是我唯一希望留给孩子的东西,这不单单是物质,更多是精神。


我也曾经说过,我总是忧心忡忡地看待着未来,但我会倾其所有、倾进全力去做。我认为这才是我存在于这个行业里的意义和价值所在。


大多数时候,他还是一个有着“老派”气质的文青。稳重不乏开朗,儒雅不乏有趣,对戏剧事业又有着近乎浪漫主义的追索。


在靳东的微博里,经常可见他所描摹的惬意优雅的生活。“午后,阳光,一本书,一杯茶,一首老歌。”虽然人们对他的评价和看法褒贬不一,但他还是不愿被外在的评论所裹挟。


“我自始至终把自己定义为一名演员,跟娱乐圈真是没有一毛钱关系,连一分钱关系也没有。”


[p=null, 0, left][/p]

监制 | 任永蔚

制片人 | 石岩

主编 | 纪萱萱

编辑 | 桂姝蕾

运营 | 邓   荣

TOP
0
0
1363#


TOP
0
0
1364#

回复 1363楼Jihong_100的帖子

什么回事?拍戏受伤了还是道具?好久没有东哥的消息了。好想看他出来参加个活动,看着养养眼😁
TOP
0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